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彩63彩票 > 多色调分法 >

现实灰幕沉沉

归档日期:05-13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多色调分法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《树叶》中的铅笔手绘素雅而充满童真,就和岱姝本人一样。这些手稿创作于不同时期,曾跟随着它们的主人辗转多座城市,经历了不同季节和情绪。画面背景,时而淡蓝,时而浅黄,冷暖色调的对比确乎预示着一个追梦少年的起伏心绪。“这个故事关注的是青年,尤其是那些背井离乡在陌生城市认真生活的青年。这个故事是要找到在现实沉沉的灰幕里,他们心中保留的那一片有童真的光亮。”

  一个80后成都女孩,放弃了一家500强大型跨国公司的工作,选择了设计与绘画。后来又辞去另一份稳定工作,用两年时间创作了无字绘本书《树叶》。书还未出版,她就凭着书里的两组插图,获得英国切尔滕纳姆年度插画奖。这本充满奇思的绘本书,6月将在美国出版。

  毕业,她进入一家500强大型跨国公司工作,“在格子间整天面对数字,让我感到毫无意义。”那段日子,她感觉自己的工作无法输出可见价值,充当大机器中一枚“螺丝钉”令她身心疲惫。

  岱姝放弃了这份外人看来光鲜体面的工作,考上了设计界鼎鼎大名的中央圣马丁艺术学院,在伦敦时,她曾在泰特美术馆工作过一段时间,“那是最快乐的时光,白天在艺术馆上班,可以畅快地看画,晚上去看小剧场、音乐会,周末突袭独立艺术展,虽然伦敦物价很贵,日子过得紧巴巴,但精神生活极其丰富。最重要是伦敦的多元,不同肤色、信仰、语言的人交融在一起生活,没有隔阂,让这座城市富有生命力和创造力。”

  在多元的伦敦,岱姝结识了她的终身伴侣马克,“外星人”后来追随她来到中国。这对爱侣联合创作了一系列“沙筑”作品,采用西班牙北部海滩的天然沙塑形做成礼物盒和灯,“这些设计虽然听来天马行空,但研发过程犹如科学开发般严谨,每一种沙的配比、色彩、硬度都经过多次实验和测试。这样的工作有非常理性的一面,对我插画创作也有很大帮助。”

  设计作品中最令我感动的是一只小小的沙筑戒指礼盒:婚戒藏在混合砂土直接做成的礼盒内,你得掰开砂层才能找到它,但掰断的沙筑不能复合,既给人惊喜又象征着“一生的承诺”,这是我所见过最富创意又深具内涵的设计,正如岱姝和马克的爱情和婚姻。前年冬天,马克在巴塞罗那找到了新工作,为了专心画画完成《树叶》,岱姝辞去了大学里的稳定教职,这一次,是她决定追随马克去西班牙。

  去年夏天,我在巴塞罗那和岱姝又碰了一面。她因多日伏案绘画且背井离乡陷入低落,那时《树叶》尚未降生,前途未卜,加之辞去原先稳定的工作,岱姝似乎有些焦虑,我们去海边散步、捡拾贝壳,也去参观高迪“冰淇淋”般的建筑,岱姝的心情渐渐好转。我离开前一天,巴塞罗那下起了大雨,那个清晨,岱姝完成了最后一幅画稿,冒着瓢泼大雨,她背着大画夹搭乘1个多小时车程前往巴塞罗那郊区一家专业作坊扫描画作,第二天离开时我有幸看到了这部作品最初的模样。在从巴塞罗那前往巴黎的火车上,我看完了整部绘本,抵达巴黎时,雨停了,一路上,我在这500幅精美画作中看到了微物之美,更看到了光亮,我给岱姝回信,这部作品一定会成功。

  几个月后书出版了,受到国内外插画界一致好评,岱姝开始为讲座、展览、采访而奔忙,我们在上海重逢,我从她脸上看到了昔日明媚的光彩,就像第一次我们见面时那样,而今,那个安静听讲座的女孩站上了讲台,和读者们分享她的绘本《树叶》,还有她在现实沉沉的灰幕里如何发现童真光亮的秘密……

  那是2012年秋冬,英国青年作家乔·邓索恩在上海图书馆分享小说《潜水艇》创作经历,一个30岁大男孩讲他笔下15岁小男孩的故事。那次活动我认识了坐在末排的马岱姝,一个安安静静的女孩,假小子短发,穿件墨绿呢大衣,装扮中透出几分英伦风,后来才知道,她曾在英国生活多年,毕业于著名的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。

  我们一见如故,没多久,岱姝邀我去她家做客,在永嘉路一条幽静的老弄堂里,我见到了她的另一半马克,两人大学读书时相恋,来上海后共同创建了设计工作室“猴子和外星人”(alien and monkey),“外星人”马克是西班牙人,他亲昵地称呼俏皮的岱姝是“猴子”。

  在上海的日子,马克以设计维生,马岱姝在沪上一所著名大学授课,同时给书籍绘制插画和封面,当时她正在绘制西班牙作家萨丰的《风之影》和英国作家尼尔·盖曼的《易碎品》封面等,木版画、水彩、钢笔、蜡笔、粉彩……岱姝尝试不同风格,有时黑暗浓烈,有时明快生动。阳光洒在窗前的绘图桌上,这是马克亲自为岱姝设计制作的礼物,桌子的面板角度和高低都可调节,小两口日子不算富裕,但充满温馨气息。那晚我们去对面画廊,恰巧赶上女诗人翟永明的朗诵会,岱姝听得认真,后来才透露,她自己也是川妹子。

  岱姝生于成都,童年最美的记忆就是随她爸爸去绿地捉小虫。“夏天的时候,我们在城里一个个小小的绿地里找蚱蜢、蜻蜓、甲壳虫。爸爸鼓励我观察它们微小但精致的形态和令人惊叹的行为,感知自然的奇妙……这是我能回忆起的最早的重要人生体验之一。它是在一个巨大的、轰然立起的城市里对微物之美的关注;也触发了我对在水泥森林崛起的背景下,那些被遗忘和忽视的弱小的、转瞬即逝的生命的着迷。”

  岱姝伏案700多个日夜,用500幅素描绘就的《树叶》,不着一字,却以幽微的力量击中了人们的迷惘与孤寂。这是一部温暖人心的城市寓言。漫长的冬天,树叶纷纷落下,时钟和管道组成的庞大的机械系统布满整座城市,工厂冒着黑烟,像一头沉睡的野兽趴在地平线上。在满地凋零的落叶中,青年捡到一片发光的树叶……

  美国漫画出版家Gary Groth评价:“这是一个反映当代人生存状况的深刻寓言,它也证明了她运用绘本这一媒介所取得的成就是多么卓越。”岱姝的《树叶》还未付梓出版,书中两组插画已荣获2014年第八届英国切尔滕纳姆插画奖。

  《树叶》中的铅笔手绘素雅而充满童真,就和岱姝本人一样。这些手稿创作于不同时期,曾跟随着它们的主人辗转多座城市,经历了不同季节和情绪。画面背景,时而淡蓝,时而浅黄,冷暖色调的对比确乎预示着一个追梦少年的起伏心绪。“这个故事关注的是青年,尤其是那些背井离乡在陌生城市认真生活的青年。这个故事是要找到在现实沉沉的灰幕里,他们心中保留的那一片有童真的光亮。”

  有次和岱姝交流,这些淡蓝浅黄常让我想起瑞典,事实上,她曾在那里生活过,并深深喜欢那个北欧之国。“瑞典的安静和美让我非常难忘,夏天极昼鸟儿们一整晚都在歌唱,冬天极夜窗外泛着荧光的雪花,现在都一尘不染地保存在我的记忆里。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ashtonstewart.net/duosediaofenfa/25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