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彩63彩票 > 多米诺效应 >

“空间的多米诺计划”:关于记忆的多米诺效应

归档日期:05-31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多米诺效应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同一个明亮、空白空间内, 9位不同年代不同背景的艺术家“3+3+3”地分批进驻,用不同形式的艺术描述他们关于“记忆”这一共同主题的理解,将会出现怎样的场面;又,当整个创作过程对公众公开,参观者、被参观者互相影响,会出现什么样的多米诺效应?

  6月13日下午,由陈绫蕙当代空间主办、知名策展人冯博一策划的“空间的多米诺计划”召开新闻发布会,在已完成的三位艺术家的作品之间(6月6日开始的三位,作品已完成),向媒体及公众揭开了这个“3+3+3”多米诺计划的面纱,冯博一、陈绫蕙及来自60、70、80年代的艺术家们各自阐述了他们理解中的记忆空间。

  (从左至右梁远苇、唐晖、于凡、秦沖、辛云鹏、梁硕、冯博一、刘礼宾、陈绫蕙、史金淞)

  策展人冯博一讲,近年来,他一直在寻找一种不那么中国式传统、不那么西方式的展览形式,来展示当代艺术更具创造力的声音。区别与以往展览的是,这次多米诺计划改变了展览和创作的形式,整个展览变得更实验性也更有趣味性。9位艺术家不再是在独立空间内创作,而是在一个空间,就同一个主题进行开展,空间和主题的限制令他们的创造力得到更大激发,参观者未知的反应对于他们来讲是挑战更是机会。在陈绫蕙空间这样的私人画廊开展这样非商业性的实验性展览,更为策展人、艺术家和画廊之间的互动与合作提供了一种新的模式。

  记忆是人类共有的事物,来自60、70、80三个不同年代、带有不同记忆的艺术家们,将他们记忆中的某一事物、文化印象,寻找不同媒介输出,将个人记忆空间“迻译”到一个公共空间,互相交流、对话,陈绫蕙当代空间瞬时成为记忆的磁场。

  艺术家形态迥异的作品折射出中国不同城市、地域、文化、不同成长经历的记忆烙印,参观者行走其中触发旧的记忆、产生新的记忆,共同碰撞、形成记忆的多米诺效应,也成为一种创作。

  在冯老师的“命题压力”下,秦冲、梁远苇、臧可心、于凡、梁硕、辛云鹏、唐晖、史金淞、于吉9位艺术家分别展示出了各自的创造力,他们将用想象力将陈绫蕙安静的空间变成了记忆交替对话的大声场。

  秦冲气势非凡的“过去未来”,给人震撼;梁远苇的“球”,留人足迹;臧可心的空白摄影,让人忍不住驻足;史金淞的“做把刀子”,志愿者捐助的每件物品都在“诉说”;辛云鹏的“聊聊天”会成为每日更新的语音记忆;于凡“池中之兽”将在空间一面硕大的墙上用蜡做成浮雕,天窗光线照射下,雕塑表面会在展览间逐渐融化,每天会呈现不同状态……

  所有作品都将呈现出一种未完成状态,人与作品、环境与作品、人与环境都在互相影响。从艺术家进驻创作开始到展览结束,对于记忆的感受表达从未停止,人人都既是作品的参与者又是评判者,置身事外又难脱其中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,记忆的碰撞交替妙不可言。

  6月6日,第一批艺术家秦冲、梁远苇、臧可心已经进驻,发布会召开时他们的作品已然完成,置身他们已完成的作品中,使我们对多米诺计划的实验性窥豹一斑。

  秦冲把没有书写的“白纸”烧去一端,留下的部分卷成纸筒,任意摆放却参差不齐、貌似层峦叠嶂,自有一派苍茫感。所有燃烧留下的“纸灰”堆积地面上,参观者会不自觉的把脚下的纸灰带走、参与作品其中。

  秦冲的作品带有些许东方禅宗“无为”的意味,没有书写的白纸、被烧掉带走的纸灰代表过去与未来两个虚无,我们停留的只是此时此刻、记忆也产生在此时此刻,每个此刻都会成为过去的记忆,每一个未来也会成为停留的此刻。

  秦冲,男,60年代生人。个展有《黑白联合国》、《黑白灰》、《影子》等,群展有《第四届布拉格双年展》、《书在当代中国艺术中的再创》、《世界的剩余部分》等。

  精于易经的臧可心做的是一件摄影行为艺术作品,她用易经计算方法演算出自己要拍照的方位,分别在五个卦位拍摄当时的艺术空间,成为一系列摄影作品,而她本人和工作人员准备这一作品的图片和VIDEO也成为一个作品。

  演算有偶然、生活更偶然,在一切做好的时候,臧可心的相机里却没有胶片了,在没有胶片的情况下,她的拍摄仍然继续了,所以参观者看到的是五幅空白的作品。对于此,可心坦然地笑着,这大概是生平最偶然的作品,整个作品过程都是一次难忘的回忆。

  梁远苇将她所看的苏珊桑塔格的《疾病的隐喻》融入了作品中,在二楼空荡荡空间的地板上,她把整本书的版式用逐页用胶布复制放大6倍、用众多的胶布贴在地面上,成为一页页的印记,那些错落的文字、突然插入的段落,都是远苇残留的记忆。据远苇说,这本书对阐释和隐喻的质疑与自己的作品主题一致,她对作品的过程和形式感也有了区别于以往的感受。

  参观时,每个参观者走过都会留下脚印,胶布将承载展厅地面对整个展览的记忆,但这段“记忆”,这一部分由参与者们共同制造的“历史”,却被设定为在地面的整个历史中终将被抹去。展览结束后,胶布将被揭开,做成一个球,所有的人的记忆会被团在一起封存。

  发布会结束,陈绫蕙空间里的记忆故事却刚刚开始,我们每个人都是记忆的创造者与观赏者,让我们期待更精彩的记忆故事与更精彩的艺术未来。

  参展艺术家:秦冲、藏可心、梁远苇、于凡、梁硕、辛云鹏、唐晖、史金淞、于吉

本文链接:http://ashtonstewart.net/duominuoxiaoying/377.html